小米的“互联网企业”故事还能讲下去吗

  “与小米的竞争早已结束,荣耀遥遥领先”,面对荣耀副总裁熊军民的无情嘲讽,被激怒的雷军直接在发布会现场向友商喊话“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日前,小米发布半年度财报不久,雷军便兴冲冲发布了一张小米上半年的业绩表现图,并评价“小米集团2019年上半年财报:超预期”。此外,雷军文中还特别点名手机、loT、小米电视等业务具体业绩,以向外界展现小米的“亮眼”表现。但小米的股市表现却与雷布斯的预期背道而驰,市值应声蒸发逾百亿。

  遥想上市之初,雷军放话“要让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者赚一倍”!而面对如此股价走势,雷军昔日的豪言壮语如今只让人觉得讽刺。

  对于一直被贴上性价比、饥饿营销、硬件公司等标签的小米,形势其实越来越严峻了。一方面荣耀穷追不舍,不断侵蚀小米份额;另一方面,OPPO、vivo深耕三四线城市及县镇市场多年,吸纳了一票忠实用户。

  其次,深耕性价比太久也给小米带来了相应的问题——核心专利不足和综合毛利率较低。据了解,小米专利数量虽高达1万多件,但其多集中于软件优化和开发方面,芯片设计和硬件类的专利较少。

  在过去6个季度中,小米的研发投入在去年第四季度达到高峰17.8亿——占总营收的4%。在这之后,过去两个季度的研发投入及占比又开始了稳定下滑:今年一季度的研发投入为16.5亿元,由“赛事+行业论坛+特色活动”组成。香港奇人六合网,占总营收的3.77%,二季度的研发投入为15.6亿元,尽管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但占比与去年同期持平,约为3%。

  实际上,小米有500多亿的现金储备,研发投入占比理应越来越高。因为根据既往经验,没有研发投入,在核心技术上将不得不受制于人。

  可以说,小米的转型迫在眉睫。从市场需求来看,全球手机市场已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尤其是在成熟市场上,消费者对于功能及设计的要求越来越高。然而小米最新发布的红米手机,只能在像素方面做文章炒概念,却忽略了手机拍照功能的核心其实是传感器原件面积和软件的算法优化。

  2018年以来,小米虽然在印度等海外新兴市场上保持着较为亮眼的业绩,但在国内的基本盘却严重下滑。

  2018年第二季度,小米国内手机出货量呈现近乎零增长的窘境,到了第三季度甚至比前年同期大幅下跌了16%。而且,数据机构Canalys的统计称,2019年Q2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排名全球第四,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的市场占有率虽然从2018年Q2的9.5%略微增加到2019年Q2的9.7%,但是小米手机第二季度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由去年同期的67.5%下降到了61.5%,下降了6个百分点。

  智能手机的分部收入始终对小米举足轻重。今年第二季度,小米智能手机的营收达到320亿元,销量为3210万部,同比仅增长5.0%。根据Canalys的数据,当季国内的销量约为1150万部,即约三分之二的销量依赖国外市场的拉动。

  财报披露,2019年第二季度,小米智能手机的全球出货量排名第四,市场占有率增长至9.7%。但实际上,在“华米OV”出货量排行榜上,小米已经沦为末流。华为通过品牌双核心策略,同时在高端和中低端市场对小米施加压力。而vivo、OPPO则在全面屏旗舰机、性价比机型上同时发力,以几百万台的出货量差距将小米甩在身后。据Canalys的数据来看,小米智能手机在国内市场的表现下滑20%,是手机品牌TOP5中下滑比例最大的。

  手机没有大的提升亮点,自然难有新用户买账,就连老粉丝也逐渐投奔友商。这种尴尬的状况下,小米高层不得不发出要“复兴”的呼声。

  其实,雷军一直希望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财富》杂志7月的500强公司名单中,小米首次上榜,这让雷军兴奋不已。更关键的是,它被归为了互联网服务和零售企业,和阿里、腾讯和京东比肩而立。虽然,根据半年报,小米88亿人民币的互联网收入只有前三者的零头。

  毕竟,同样是在港股,一位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自行停药、减药酿成的悲剧,一度被认为是硬件公司的联想和小米市盈率只有十多倍,而腾讯是三十多倍。而小米的最新市值仅为290亿美元,和雷军自己的估值相去甚远。

  值得一提的是,小米IPO时,自我定义的核心是“手机+智能硬件+IoT平台”,现在又简化成了“手机+AIoT”双引擎。IoT和手机占了小米整体收入的九成以上,互联网收入只占到8.8%。

  即便小米一直在讲IoT的故事,也被不少人认为有画大饼的嫌疑。毕竟,现在IoT除了硬件收入之外,在毛利率以及小米对其“家庭入口”的规划看,依然还有距离。

  在小米互联网新兴业务中,目前一半左右的营收仍然来自于金融和有品电商业务,其IoT值得说道的,仍只有电视端的收入。可是根据财报预估,第二季度小米在电视端的互联网收入不到10亿元。

  显然,小米选择将电视作为家庭IoT入口,而不是收看节目的荧屏。雷军在4月也明确表示,大家电将成为小米“未来10年持续发展蓝图的核心拼图之一”。小米和对手们都很清楚,一旦自己的IoT平台搭建成熟后,其产生的新兴互联网收入,无疑会成为未来很多年的增长引擎。

  只不过目前电视互联网服务收入相对传统和孤立,主要自于广告、付费订阅和应用商店。这仍然是手机硬件的玩法。

  与此同时,小米手机目前的主要增长其实来自海外,但这并没有为其带来明显的互联网营收。由于在海外市场Google对其GMS服务占据绝对主导权,相应地对用户数据和隐私的监管更为严格,小米互联网收入中的应用分发、广告等业务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

  另外,小米的“互联网营收”,同“华米OV”其他三大厂商比较也不占优势。其CDR招股书数据显示,定价1299元以下的红米机型销量占比近80%。实际上,这部分用户对价格敏感度较高,缺乏品牌忠诚度,为互联网服务支付额外费用的意愿也相对较低。

  而各大移动互联网企业为手机企业支付的预装、激活、会员分成、游戏联运等费用,其影响最大的因素有二,分别是用户规模和用户质量。自2018年上半年开始,已有多家新闻和视频客户端取消或下调了小米预装或应用商店内下载激活的费用,再加上小米手机中国市场整体出货量和增幅在其他三大厂商之后,其天花板效应已有兆头。

  不得不提的是,为了扩大互联网营收,小米MIUI广告越来越多,系统也越来越冗杂,方方面面的矛盾终于在2018年7月米粉P2P事件里集中爆发,直接冲击了小米的“口碑”,使其移动互联网收入中核心项之一的广告业务一时间备受质疑。

  不难看出,小米的“互联网企业”故事似乎有些讽刺。且不论其半年度6.7亿美元的互联网服务收入与苹果第二季度单季度114.5亿美元的巨大差距,就算与华为、OPPO和vivo相比,小米的互联网收入也不占优势。

  不得不说,以手机为核心的硬件竞争显然已经走到了深水区。但是随着5G时代的加速到来,IoT业务将触发更多的想象空间。所以小米和对手都在抢占大家电入口,厂商们大都认可其会成为未来家庭IoT连接的关键节点。

  由此看来,在国内外双重市场压力下,小米手机将在今年三、四季度迎来真正的挑战。不难预期,在三星和国内厂商的集体“围剿”下,小米未来很难在海外市场继续其高速增长模式。

  一旦作为主业的手机业务增长“失速”,小米互联网营收、IoT业务增长都将受到直接影响。

  很显然,智能手机依然是5G网络互联的核心中枢。鉴于提供流量入口的手机是小米商业模式的起点,但在和国内强大的华为、OV的竞争下,又面临三星在海外市场的巨大压力,小米急需长期投入大量研发和营销费用去守住手机等智能硬件的基本盘。同时,在互联网侧,缺乏一定量高粘性的产品进行高效率变现,所以硬件端的投入难以得到源源不断地补给。

  虽然小米手机业务的停滞短期内基本由IoT业务的营收补上了,但小米在互联网业务上的故事能不能继续讲下去,其实资本市场已经给出了很好的解释。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商务部就中国在WTO起诉美国对中国输美产品征税发表谈线时广场暂停开放

财神爷心水论坛| 九龙老牌图库印刷图区| 2016年全年资料| 香港特马开奖结果资料| 跑狗图论坛| 香港白姐图库欢迎光临| 118直接开奖| 香港六合白小姐码报| 今天晚上开什么特马| 刘伯温成语平特解一肖|